原标题:飞盘局变成相亲局,飞盘迷还和足球迷抢场地……你听说的飞盘是真实的飞盘吗?

飞盘局变成相亲局,飞盘迷还和足球迷抢场地……你听说的飞盘是真实的飞盘吗?

“他们不让我们进去呀!”几天前,前职业球员、如今的飞盘爱好者周涵晶在朋友家里讲起自己去东方体育中心玩飞盘被拒之门外的经历。那天,他们一群男男女女原本预定了下午的场地,到了以后不让进。“管场地的人说,‘你们不能玩飞盘,只能踢足球。’”一个朋友听后猜测,“可能是从安全原因考虑吧?在足球场上玩其他运动,万一出了事,算谁的责任?”周涵晶摇摇头,“但那个人补充了一句,说我们在踢足球的场地上玩飞盘,人家踢球的人看到了要有意见的。”他们后来就在附近找了片草地,自己摆盘自己圈得分区。“虽然地面不是很平整,草长得也蛮高了,但还是玩得很开心。”那天,上海的地表温度达到了40度,这些人从下午4点一直玩到天黑。 名嘴公开吐槽,“足球场都被玩飞盘的占领了”

尽管这只是周涵晶所在的飞盘圈子里唯一一次的经历,却反映了近期国内体育圈的一大争议:飞盘和足球这两项从规则到受众都没有可比性的运动被史无前例地放置于对立的位置,争议的核心在于玩飞盘的人到底有没有抢占足球场?

7月13日,知名体育解说员黄健翔在一档脱口秀节目上的话对这一胶着态势进一步煽风点火,

“中国男足真正的问题就是基础建设太差,足球场太少,真正参与的人,尤其是青少年太少。中国人口有14亿,常年踢球的孩子有多少呢?就是这点孩子,将来恐怕都没有地方踢足球了,因为足球场现在都被玩飞盘的给占领了。”

这段话从侧面展现出飞盘运动的火爆。并且,这项纯民间的运动正在向官方靠拢。7月初,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发布通知,拟于2022年下半年举办首届中国飞盘联赛。7月14日,《中国体育报》的撰文进一步明确,届时的比赛场地为11人制足球场划分成的两片飞盘场地。此消息一出,又刺痛了万千中国球迷脆弱的自尊心。

根据《全国飞盘运动竞赛规则(试行)》规定,飞盘比赛应在一块100米长,37米宽的草地上进行。每边各有一个37米宽,18米长的得分区。但作为一项小众运动,飞盘没有专用场地,普通的飞盘爱好者都是在足球场或橄榄球场上玩。国内专业的橄榄球场也很少,因此足球场成为绝大多数飞盘玩家的唯一选择。

社会足球场分为收费和免费两类,通常来说,花钱租场地玩飞盘不会有什么问题。而免费球场上就容易出现足球和飞盘队伍共用的场面,有时候飞盘飞到了足球场,或者足球踢到飞盘场,便导致双方的争执。上海滩足球记者超超有一天踢球,拍下了和他们共享一片场地的飞盘队伍,并顺手发了朋友圈。立刻有朋友在下面回复,如果自己踢球的时候碰到玩飞盘的,一定要把他们的盘拗断。

而对于那些潜在的飞盘场地方而言,难免又有自己的顾虑,“飞盘会一直火下去吗?万一自己建了场地,飞盘又不火了怎么办?”

周涵晶爽快承认,当朋友们给自己种草飞盘运动的时候,他主要是被“美女很多”这一点吸引的。但玩过一次以后,就发现了飞盘的乐趣,现在上了瘾。他当初在根宝基地的同期兄弟易濛凯如今和他在一个队里玩飞盘,易濛凯正考虑去报个飞盘教练培训班。他的主业是足球青训教练,但是考虑到飞盘拥有的庞大的潜在人群基础,他认为以后业余时间做个飞盘教练也不错。

飞盘上世纪80年代就已进入中国,但是直到2020年疫情前,这项运动在中国的发展一直局限于大学校园。疫情这三年,也是飞盘在中国迅速火起来的三年。登山等传统户外运动的爱好者受制于防疫政策限制无法去到其他城市,因此露营+飞盘成为都市的新兴消遣方式。但直到今夏,随着小红书和B站等平台以飞盘美女为营销手段进行大力推广,这项运动才达到现在的热度。热度也带来了诋毁,网络上很快出现了“飞盘媛”这个新名词,意指所有穿着性感,以飞盘为陪衬,真实目的则在于赚取流量和异性关注的女性。

“飞盘对于很多人就是一种新型社交方式,像我们这种结了婚的,是认真在玩,顺便看看美女。但对于单身人士而言,很多就是奔着美女去的。借着玩飞盘之便,加个美女微信,结束之后约出去喝酒宵夜,我身边这种一拍即合的人很多。说穿了,疫情前他们是在酒吧玩,现在酒吧去不了了,转个场子而已。”

带领周涵晶和易濛凯入坑的香港人雷霆锋是名飞盘资深玩家,他在上海从事企业培训。“我现在正准备把这个运动带到企业里面去,飞盘很适合作为企业团建项目的一个特点是男女可以一起玩,这种性质的运动不多。”

但可能正是因为这个特点,导致一些人产生了其他动机。雷霆锋所在的飞盘微信群里,经常有人转发飞盘相亲局的信息。这就相当于把婚介所从大楼里搬到飞盘场上,“这种飞盘局不是随便参加的,他们对于男女双方的要求都很高。男方要求净资产5000万,还不是你说自己有就可以的,要进行一个资产核验;对于女方的要求就是年轻漂亮学历高,这个要进行面试,也就是说面试官认为你够好看才行。”

而这还只是参加相亲局必须的资格,获得相应资格后,男方还要出一笔高达6000元的活动费用,女方则可以免费。他对于是不是真的会有“冲头”去参加这种局表示怀疑,“至少我认识的人里没有,但我身边玩飞盘的女性朋友的确经常会被人问有没有兴趣参加类似的局。”

我们相信,这种现象应该只发生在一小部分飞盘人群中,只不过被网络的传播放大了。

雷霆锋说,这导致的一个后果就是劝退了很多原本对飞盘有兴趣的人。“很多女生来问我,你们飞盘的圈子是不是很乱?万一自己也被当成飞盘媛了怎么办?还有就是,担心被一起玩的男生吃豆腐。”

雷霆锋的小圈子里唯一没有被他带进坑的球迷陆伟豪,承认自己对于飞盘有一种深深的敌意,这种敌意很可能也是受了网络的影响。

“我比较排斥飞盘,因为我觉得很多人目的不纯,只是为了追求一个流量。运动五分钟,拍两个小时照片,所以就比较反感。就像以前很多人去健身房的目的一样,一方面为了显示自己紧跟潮流,另一方面也想看看,有没有更多可能性。”

当曾获选“蓝色女神”的申花球迷阿丽酱决定去玩一回飞盘体验一把的时候,身边立刻有朋友调侃,“一次6000元?”这是一些飞盘相亲局里规定男方支付的费用,阿丽酱笑笑说,“88元”。她承认,自己是被各类平台上的营销内容吸引来的,“你看到各种妖娆多姿的美女,自然就会很好奇,想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运动。”

阿丽酱的朋友在豆瓣上找了几个飞盘俱乐部,入了群,每次有新人的局出来都被秒杀,两人通过替补名额才报了名。“到了场地一看,一共40来个人,我们被分到菜鸟新人组,有教练教授各种基本功。然后2人一组、3人一组,最后进行分组对抗。”她观察了一下,现场没有穿着瑜伽裤的女生(注:网络上所谓“飞盘媛”的标准着装),而她和朋友到点以后也就回家了,“没有和其他人进行所谓的社交,群里也没有人加我微信。就是一项纯粹的运动,出一身汗,还挺爽的。”

但那天让她感到难过的是:一整片足球场被网隔开,一小片场地上是踢球的人,剩下一大片场地是玩飞盘的。看到这种景象的人难免会问一句:究竟是踢球的人本来就少,还是玩飞盘的人抢了他们的场地?

“为什么足球迷会排斥飞盘?”易濛凯问陆伟豪,“就是因为中国足球没踢出来,现在还要用足球场来玩飞盘。如果中国足球排名世界前十,你还会有这种想法吗?”陆伟豪考虑了下那种遥远的理论上的可能性,坚定回答,“那就更加会啦,足球场就应该踢球。而且到那个时候足球的群众基础肯定更大,对于足球场的需求肯定也远比现在大。”他反问,“那还有什么理由用来做飞盘场地?

“知乎”上有一个对“飞盘为什么火起来”的高赞回答,答主这样写道,“恕我直言,自媒体火了以后兴起的所有运动,目的只有一个——拍照好看。”

“拍照怎么了?蹭热度怎么了?”体育行业从业者、前媒体人陈清扬问,“我们不能单凭一个人是不是爱蹭热点去评判TA的品格贵贱吧?”

陈清扬是足球爱好者,从北京来到上海工作后,很快加入了一支业余女足队,队员来自世界各地,大家每周平均踢上3、4场球。偶尔,她们踢球时场边会有人玩飞盘。她被邀请参加过一个全女生的飞盘局,“感觉很好,活该这项运动火起来。”

“中国女孩大部分对于团队运动的体验是缺失的,因为这些运动对于专业技能要求较高,但飞盘就比较平易近人。这些女孩聚在一起有规律地训练、比赛。我第一次去玩就受到了很好的照顾,她们提前教我基本技术,稍微会了以后就可以直接上场比赛了。你在比赛中能看到大家很专注于提高技术、战术和配合,为队友的好盘喝彩,鼓励失误的人。她们玩飞盘不是为了拍照,而是为了共同提升、纳新。”让她感到愤怒的是,网络喷子们对于这些都视而不见,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于飞盘场上女性的穿着。

“我来上海以后最大的感想,就是这里有好多热爱运动的女孩啊。玩啥项目的都有,不管是足球、篮球,还是飞盘、橄榄球,都有爱好者。大家运动的时候都又美又自信,给人的感觉特别好。”这让她开始反思,

“我们一起踢球的那些外国女孩,很多都穿运动Bra踢,长得也好看,球技也好,难道她们就是足球媛吗?我的队友们都很自信,这种自信也感染到我。本质上我也不喜欢瑜伽裤啥的,但现在我告诉自己,不要和那些张口闭口‘飞盘媛’的键盘侠一样带着偏见看人。我觉得自己被这种偏见荼毒太久了,导致了现在的不自信。具体表现就是为了避免成为所谓的‘花瓶’而刻意地让自己不在乎外表,好像得丑一点,才能证明自己足够专业、踢球有能力。”

而作为一名前媒体人,陈清扬的职业习惯让她留心观察飞盘、包括最近另一项很火的运动腰旗橄榄球的传播和输出方式,她认为这是很值得足球学习的。

“你看小红书、B站上这些小众运动的内容输出多好啊,好看、青春、潮流,这就是运动应该有的样子。但是反观中国足球,从国字号到俱乐部,到青少年联赛,所有的传播内容和形式都引不起人们兴趣,公众号上发布的文章读来味同嚼蜡,在其中看不到任何传播品位和水平。”

“喜欢就自己去踢,自己去组织球队,发展社区和联赛,为足球创造一个更好的氛围,而不是当个键盘侠去羞辱玩其他运动的人。”

飞盘火起来以后,带动的似乎都是人们对于其外延的关注,比如美女,比如飞盘迷和球迷之间的场地之争。但事实上,随着中国飞盘联赛的开展,这项运动在中国将进入一个历史性的新阶段。

在拟于今年下半年举行的中国飞盘联赛前,上海举办的WFDF2019亚洲大洋洲飞盘锦标赛是第一次有国家体育总局的背书,被官方所承认的飞盘赛事,但当时飞盘运动显然还缺乏群众基础。

曾任那届赛事中国队主教练的梁壮,对于近几年飞盘在中国各大城市的破圈速度感到吃惊。他十几年的飞盘生涯中一直不遗余力推广这项运动,今天这样的“盛况”是他做梦也在盼望的。

而对于另一名有十多年飞盘经验的教练徐江军而言,看到如今越来越多人加入飞盘的大家庭,兴奋之余也有一些担忧。在他看来,飞盘虽然“平易近人”,但它有自己的运动精神。他希望人们不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接触这项运动,而能真正领悟飞盘的精神。“我玩飞盘有15年,特别希望大家能够重视飞盘精神。它是一个没有裁判,完全基于队友和对手之间的相互尊重的运动。”

提起正在酝酿中的中国飞盘联赛,徐江军觉得首先有必要纠正一点群众理解上的偏差。“大型飞盘赛事其实以前也一直在办,已经办了十几年,只不过这次由官方组织,大家觉得一下子正规了。

他指的是中国极限飞盘公开赛,从2007年举办第一届,直到2020年因疫情停办。“我第一次参加这项比赛是2008年,2014年我们中国地质大学飞盘队还拿了全国冠军。”到2019年最后一届时,全国的参赛队伍已壮大到24支。

从中可以看出,在没有官方介入的情况下,中国民间已积累了足够的办赛经验。因此有一些飞盘圈内人士表达了对于官方办赛的顾虑,毕竟由不专业的人领导专业人士做事的现象在中国体育界层出不穷。但从很多方面来看,作为一项多年的小众运动,如今引起官方重视释放出的更多是积极的信号,它意味着更大的投入,和更好的场地等资源,是飞盘在中国持续性发展的保证。

梁壮认为,全国性的联赛可以让各地区城市的飞盘队伍有一个赛事平台去呈现飞盘运动,对未来飞盘的发展有很大意义。现阶段,飞盘联赛还处于招募赛事承办城市的阶段。“我期待像华中、华南、华东、西南地区以及大湾区等地区都能有城市去申办,去组织,这样就可以为更多城市地区的飞盘队伍提供一个专业的赛事平台,来支撑飞盘运动健康有序地持续发展下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